岸裡社番把守圖3     

〔旅行的主題〕

歷史可以是許多的偶然積蓄而成的,卻在每一代人的眼中,都因不同的時空差異,產生不同的看法,更因為時與地的不斷變異,所造成的影響力也大大不同。

台灣歷史中,不能不提及的民變事件首領林爽文,從前清眼中的「逆賊」、日本時代的「會匪」,到國民政府筆下的「抗清志士」,那一個才是他的歷史定位呢?或者全只是一些政治的標記呢?

這可能是大多數人都不曾思考過的問題,彷彿朱一貴、戴萬生、林爽文…等人,真的只是存在於書中的歷史人物,一生的事蹟似乎就只是被記錄成文字的短短內容,除此外,這些人跟我們的關係是多麼的疏離,甚至好像這些人,從來不曾存在過這個島國似的?

沒有歷史似乎就是台灣歷史最赤裸的寫照,儘管大多數人不在乎歷史,甚至刻意輕忽、抹滅歷史,但只要真實存在過的,必然是這土地永遠的刻痕,就以林爽文來說,不只在他的故鄉大里杙,留下了七將軍、大里福興宮以及南投中寮的爽文路、南投、名間的軍功寮…等,都是這個民變事件的主角,在不同的土地上,寫下的最鮮活故事,無論時空如何演進,地貌有多少變化,存在的歷史不會因後世的在乎與否而消失。

曾經憾動全台,耗時三年卻功敗垂成的林爽文民變事件,攻打府城失敗後,被迫從諸羅、斗六門繞道回到故鄉大里杙,再次招集天地會黨分拒官軍,可惜最後的大里杙還是失守了,只得翻過火焰山(今九九峰,下到國姓龜溝,再橫渡烏溪,翻過雙冬山,在山林中豎柵築牆,對抗清廷的大軍,沒想到清廷卻從南投沿龍眼林溪而上,林爽文的部眾再次遭敗,只得逃到集集埔(今集集)橫渡濁水溪後在鹿谷的小半天和清軍決戰,由於缺乏奧援,加上連戰失利,許多部眾無心再戰,清廷取得最終的勝利僅有林爽文等少數將領得以逸脫繼續流亡的歲月。

林爽文兵敗之後,在中部山區流竄所走過的經,清代岸裡社古文書〈岸裡社番把守圖〉中註明為「賊走路」,這是一條多麼悲滄的歷史之路啊?連番的兵敗之後,殘餘的部眾早已草木皆兵,還要面對窮山與惡水的挑戰,既便付出了最大的心力解決了眼前所有的困難,卻也沒有人知道明天的路會在那裡?

250年後,誰和我們一起再次走上「賊走路」呢?

〔旅行的時間〕

2014年06月14日(星期六)~2014年06月15日(星期日)

〔旅行的行程〕

一、車程:

早上七點從台北新店捷運站集合報到出發→走國道三號下竹林交流道接北部的朋友(視需求而定)→轉國道一號下苗栗或中港交流道接中部的朋友(視需求而定)→接74快速道路→下台中高鐵交流道接中南部的朋友(視需求而定)→回74快速道路→轉接國道三號→烏日交流道下往北走環中路八段→右轉五光路開始我們的學習旅行。

二、614的旅程:

大里涼傘樹王公→林允卿進士墓→大里杙渡→大里杙舊街→大里杙鹹菜巷→七將軍傳奇→大里杙福興宮→走台三線公路左轉129號縣道→車籠埔→一江橋頭粗茶淡飯午餐→九二一之後的頭汴坑溪→抗清者最後的流亡之路福利社老芒果樹蝙蝠洞鹿食水→龜溝聚落→國姓大坪聚落晚餐→→夜宿國姓大平民宿

二、615的旅程:

 大坪聚落故事墾首的抉擇最後的隘勇寮 樟腦寮與舊炮台→國姓爺真到過這裡?→福龜松興客家菜→雙冬的客家庄→最後的「賊走路」→名叫爽文的聚落→龍眼林的龍眼灶→桃米泉醬油缸誰的「軍功寮」→沿14乙線省道北返,在南投交流道上國道三號→來程中途的上車點,同樣可以下車→預計午后七點前回到台北新店捷運站解散。

〔旅行的學習與內涵〕

六月十四日旅行的重點以林爽文的家鄉及流亡路線為主。

大里杙的歷史情仇

台中的大里是一個由福建漳州移民所建立的聚落,其中大的數的移民都姓林,自組「天地會」對抗清廷的林爽文,以及霧峰林家第一代的林石,都是林氏宗親之一,直到林爽文事件爆發之後,大里才不再是單純的宗親聚落。

漢人入墾之前,這裡原是平埔族群中和安雅族的社地,大里之名便是舊社名譯音而來,拓墾初期,烏溪上游的大里溪可供船運到此,因此舊地名稱為大里杙,「杙」指的是綁船的木樁。

由於船運的便利,讓這個內陸的聚落迅速發展成街市,也因此吸引更多的移民湧入,不僅吸引許多商人在此經商,也吸引不少加工業看中這裡的交通便利,小小的市街中除了各路雜貨的交易買賣之外,加工食品也佔有重要的角色,醃鹹菜是其中最典型的一項,也因此,大里杙的鹹菜巷遠近知名,既使到了今天,還有人懷念逝去的風華,在老街上自己醃的鹹菜,依舊獲得許多消費者的青睞。

漢人移民搶走了安雅族人的土地,但仍有部分族人住在附近,因此有「番仔寮」的舊地名,兩族之間衝突在所難免,漢人移民乃設置隘寮、築構土牆以禦原住民攻擊,這裡也就成了「塗城」。

霧峰林家最早是落戶在大里雖然在林爽文事件發生時為免被牽連而紛紛遷移到霧峰去,但在大里的土地上,還是留下了一些不能抹滅的證據;位於大里農會西側不遠,德芳南路上的進士公園,就是為了紀念清光緒十九年(公元1893年),高中舉人的林允卿而設的。

公園附近的菜園中有一方神道碑,碑上刻著:「皇恩誥授中憲大夫鄉進士允卿林公墓」一旁的大墓正是霧峰林家林奠國第三個兒子萊園主人林獻堂的父親林允卿進士的墳墓墓的規模雖不算特別大但墓碑有青石雕刻極為精緻美觀,墓前左右豎立有石質旗桿一對,相當值得考究

傳說中的涼傘樹王公,樹齡約有六、七百年之久,主要的樹是茄冬樹但還有榕樹、朴樹、大枹樹、烏榕樹以及梗桃樹混生在一起早年便因樹冠幅如一把大涼傘因此才被敬為樹王公。

大里人心目中的樹王公不只是因為流傳久遠的民間傳說,更是孩子們最重要的守護神每年中秋節為樹王公的例祭日,家有未成年孩子的父母都要來為孩子們「求」或「換第一次來「求」的孩子,要先向樹王公「拜契」,成為樹王公的契子後,便可取得穿在紅棉線上的古銅錢給孩子戴在脖子上也就是「戴往後每年的樹王公例祭日都要來「換就是摘下茄苳樹的葉子,穿在古銅錢的錢孔中,代表換新之意相信如此便能獲得樹王公更多的照顧,每個孩子都可以「好育飼」直到孩子長到十六歲還要特別到樹王公廟「脫」,並感謝樹王公長年的照顧。

大里地區的民間信仰當然是以供奉天上聖母的福興宮為主,這間早在清乾隆年間,隨著漳州移民來台的媽祖,一直都是林氏宗親的守護神,既使在林爽文事件之後,清嘉慶年間的彰化知縣楊桂森,認為廟太旺才會出反王,一心想敗壞地理,於是強迫福興宮遷移到抄封林爽文田地的抄封館旁的現址,但早已紮根大里杙的媽祖朝,香火根本不受到影響,依舊是當地人民心靈上的慰藉與依靠。

如今的福興宮,只是一座地方性的媽祖廟,但對於林爽文卻是持正面態度的,甚至認為林爽文起事失敗,是大里杙人最大的損失,這種微妙的情緒,也許最能說明漳州林姓移民和天上聖母間,從移墾時代便建立的深厚情感。

大里福興宮的廟後方,呈垂直接壤的正是大里的七將軍廟,這座以六人一犬為主角的有應公祠,雖然廟方的角釋是為了「防番」而犧牲的人和犬,但依民間信仰大師劉枝萬的考證,認定這座廟與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 年)爆發的林爽文事件相關「七將軍」指的是清廷「平亂」過程中傷亡的六名清兵和一條忠犬這些服膺政治正確的人當然要被神話為「將軍」來奉祀了。

二百多年後林爽文事件早已平息甚至就在大里也沒有多少人知道天地會或者林爽文的故事,但大里的七將軍廟依舊認為林爽文是「逆賊」,協助大清「平叛」正是七將軍存在最主要的價值。

車籠埔與頭汴坑溪滄桑

九二一大地震乃是因車籠埔斷層的錯動而來,斷層會以車籠埔為名,主因這條南北長達一百多公里的斷層,最早被發現的地方,就在今台中市太平區興隆里的車籠埔附近。

商市繁盛的車籠埔,表面上就如常見的地區商市中心,但在早期政府仍大量徵兵的時代,車籠埔可是著名的新兵訓練中心,不少男子都在這裡接受軍旅生涯的初體驗,嚴格的訓練加上不近人情的管理,讓不少人終身難忘。

南北貫穿的車籠埔斷層,就沿著頭汴坑溪而行,一江橋附近,是當時地層錯動最劇烈的地區,抬昇的河面帶來鉅大的災情,如今表面上一切修復完好,但斷層錯動帶來的地貌變動,卻為這段歷史留下了最鮮活的見證。

頭汴坑一帶的地層,屬於抬昇的礫石層,這些古代的沈積岩,是來自於數十萬年前的海相地層,因此一直都有許多化石出土,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劇烈的抬昇作用使得更多的化石層裸露出來,吸引許多化石研究者的採擷,唯一無感的就只有所謂的「政府」了。

「賊走路」前段

台中太平通往國姓龜溝的136號縣道,正是林爽文兵敗之後,潛入內山的流亡之路,也就是清代岸裡社古文書〈岸裡社番把守圖〉中註明的「賊走路」,可惜這條入山的路上,並沒有留下任何林爽文的相關史蹟,看得到的都是後人拓墾的歷史。

沿路上山之後有一個奇怪的地名叫「福利社」乃是因為台灣戰後初期,為了分批遣返日本人,於是在中埔公路三、四號橋間設軍事疏開區,特別派了軍隊駐守,為了方便官兵採購生活用品,政府特別在中埔二號橋前的芒果樹下,設立了「福利社」,久而久之,「福利社」竟成了最獨特的地名。

福利社的大芒果樹,據說將近200歲,幹粗枝壯,枝葉茂盛廣達20平方公尺,早就成為當地人的樹王公,樹下立有小祠供人祭拜,更是地方獨特地景!

台灣有許多的蝙蝠洞,形成的原因各異,但很少有一個地方可以擁有優美河谷地形,蝙蝠洞的形成,更是由巧奪天工的灌溉渠道演變而來的!

清代末葉,霧峰林家的林志芳家族遷居鳥榕頭(今太平),為了引水灌溉田地,他們在頭汴坑溪開山鑿渠,完全是用人力開洞鑿壁,連穿過三座山,完成了曲折蜿蜒的人工渠道,灌溉了大片的良田。

太平洋戰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等政策讓林家失掉不少土地,渠道也逐漸乏人管理,民國四十七年,又遭到「八七水災」重創,頭汴坑溪河床侵蝕嚴重侵蝕而快速下降,形成灌溉渠道在上面,溪水在下方的情形,高懸在崖上的渠道再也發揮不了作用,自然荒廢了。

渠道進不了水,人也不再來了,久而久之,換成蝙蝠棲居於此,也就成了蝙蝠洞,有些人卻不瞭解這段歷史,誤認蝙蝠洞為林爽文的藏寶洞,或說是日本人的防空洞…。

136號縣道走到鹿食水,便進入了南投縣國姓鄉乾溝村,這裡也是兩縣的分水嶺,鹿食水往南則為谷地,相傳早年常有鹿群到附近的谷地飲水,因而名叫鹿食水;眾多的小谷地,也是鳥溪的集水區之一,因此也稱作水澗頭。

那一個「大坪聚落

翻過制波山之後,來到了龜溝,這裡卻是鳥溪的上源,想必林爽文也知道這裡並不安全,因此急著往南遁走…。

我們卻要沿著烏溪上溯,走過北港溪之後再溯水長流溪,當然不是因為「後有追兵」,一方面是要去拜訪「開埔東北路」上遺留的一個聚落,再者也因為我們的食宿都安排在這裡。

這個位於南投國姓與台中新社交界的大坪的聚落,竟是一個遺世獨立的客家聚落,這個晚上我們除了享用傳統的「山肚」(客語山中之意)客家菜之外,還要跟從事地方文史工作有成的民宿主人,好好談談歷史上鮮為人知的入山拓墾悲辛。

 

六月十五日旅行重點在大坪聚落的隘守和「賊走路」後段。

大坪聚落的隘守

早上我們要拜訪的是大坪聚落,這裡雖然跟林爽文的故事無關,卻是另一批拓墾者的滄桑移民路。

清代進入埔里的路只有三條,從東勢經天冷上山,翻過白毛山下到水長流再進入國姓或北港的,稱為「開埔東北路」,會走這條要經過泰雅族領地之路入山的,都是些在失去土地或者找不到耕地的巴宰海族人以及客家人。

一直都在山林間盤繞的「開埔東北路」,下山之後過了包安溪,才出現較大的平坦之地,儘管四境都是泰雅族人,但還是有些客家人決定在這裡落戶生根,慢慢聚集的結果終於形成了一個較具規模的聚落,客家人稱平坦的地方為「大坪」,聚落便因此而名。

從桃竹苗地區移居的客家人,來到這裡之後,只能種山產維生,其中最大產值的就是香蕉,因此大坪也被稱為香蕉市,後來又有人發現東邊的山澗中,曾經找到金砂,於是小溪被稱為金子坑,產金的故事至今仍是鄉人津津樂道的往事。

翻山越嶺而來的客家人,走過了荊棘遍野的山林,來到了大坪建立家園,對於拓墾者而言,他們必然知道,在這樣群山環伺的小平台上建立家園,是絕對不安全的,但這也是翻越過無數山頭之後,唯一發現既平坦,又有豐沛水源的土地,在敵人威脅與足以養活墾眾之間,這是帶領墾眾來到這裡的墾首,必要做出的抉擇。

他們勇敢地選擇了這塊適合耕作的土地,但也不能輕忽來自於原住民的威脅;他們必須要有絕對的自我防衛能力,於是,立刻選派了隘勇,沿著河岸建構隘勇線,興築隘勇寮,平時做為監視敵蹤的據點,敵人入侵時,則成了守護整個聚落人民生死存亡的決戰地…。

在台灣的開拓史中,總會在太多的機會碰到隘勇、隘勇線或者是隘勇(丁)寮;守隘的隘勇,如今只會成為模糊的老照片,隘勇線更只能在清代的老地圖中尋找,僅存的隘勇(丁)寮,甚至只剩半片牆…,似乎誰都必須接受這樣的事實,畢竟,它叫做「歷史」。

誰會想到在這小小的山中聚落,會保有一間被當地人形容成「長福村地處要衝,又有『槍櫃的故鄉』之稱,從明朝開始此地便設置哨所,保衛居民身家安全…」的「槍櫃」。

在地人口中的「槍櫃」,其實是隘勇(丁)寮,也就是隘勇守隘的據點,臨河而建的土磚小屋,看起來不過是一棟不起眼的泥磚屋,小小的長型屋子卻只有一個門,只在每一面斑剝的土牆上,可以找到用木頭框出來的小孔,進入屋內關上門,馬上就可以體驗到那些小孔其實就是舉槍的射口,這間沒桌沒椅的小屋,就是隘勇守隘的地方。

根本無從想像,在這偏遠的小山村,竟然保留了一間彷彿自歷史中走出來的隘勇寮,刻意想要關上門,體驗守隘者的心情,一回首,驚見門的側邊,有一個懸在牆壁的供台,上面只有一只插滿香腳的香爐,卻不見任何神位或神像,這會是什麼神呢?

雖然外面是烈日當空,但關上門的隘丁寮卻顯得幽暗,空間很小,我想像著四位隘勇共同守在寮中的侷促感,突然之間,一股莫名的不安快速地盤據住我的身心,那是因為對敵人的恐懼?或者來自於沒有任何人可以掌握的明天?

從入山墾拓的那一刻開始,老天爺留給他們的,就只有最後的這條路,還有誰可以給他們最後支撐的力量呢?

不必再問牆上奉祀的是什麼神,對於只能死守在這個幽暗又侷促空間的隘勇們而言,誰能給他們光明,就是他們信仰的對象。

除了隘勇寮之外,這些年來,在地的長福社區發展協會,更積極地保存在地的文物,除了複製了許多有關於國姓鄉的古碑外,更重建了古砲台及樟腦寮。

清代末葉,台灣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樟腦王國,國姓地區正是最主要的樟腦產地,腦首林朝棟(霧峰林家開基者)和大清政府合作樟腦生意,不只在水流東、大坪一帶設置了許多腦寮,更在水長流口設置公館,做為統管一切樟腦事務的辦公處。

為了有效制服鄰近泰雅族人,林朝棟請官方設置「水長流撫墾分局」,同時在山峻高地架製砲台,果然完全壓制住了原住民,樟腦的開採事業也才更順利。

國姓爺真到過這裡?

南投縣國姓鄉的市街中心立有一個巨大的鄭成功雕像,解說牌上還大肆宣揚國姓爺的偉大功蹟,鄉裡更每年舉辦「國姓搶成功」的活動,好像這個地方真的是國姓爺率眾開發的?

被稱為國姓爺的鄭成功,來到台灣不久就過世了,怎麼可能來過這裡呢?歷史文獻告訴我們,當時負責北征的是左武衛劉國軒鄭成功治台初期派兵於南投一帶開墾,直到國姓一帶就地紮營,並協助當地的泰雅族群開墾聚落,當時鄭成功的將駐營之地,稱為「國姓埔」,也就是現在在半線遇到拍瀑拉族大肚社人的抵抗劉國軒全力攻擊破社之後竟屠社殆盡僅於六人逃往內山劉國軒不肯善罷干休一路追逐到北港溪在這裡插旗安塞旗上自有國姓爺名號這裡才被稱為國姓埔沒想到如此一段血淋淋的歷史,竟可被扭曲成「鄭成功治台初期派兵於南投一帶開墾,直到國姓一帶就地紮營,並協助當地的泰雅族群開墾聚落

最後的「賊走路」

林爽文來到烏溪上游,他知道這裡並非平安之地,因此急切地渡過烏溪,藉由東南山路,越過南北投保交界的山嶺,來到現今中寮鄉的山林之間,希望在這裡重建反抗勢力,沒想到還是不堪清兵的攻打,最後只能遁入集集山區,並逃到鹿谷的小半天一帶藏匿。

林爽文部眾越過南北投保交界的山區,深入現今中寮鄉的群山間,這一條林軍逃匿的山路,除了也被稱為「賊走路」之外,清道光十六年(公元1836年),周璽修的《彰化縣志》卷二〈規制志〉中,南北投保各莊名條下,明白載有「爽文路」之地名。

如今,爽文路被改成了龍草路,卻留有一個以「爽文」為名的聚落,這個位於龍草路與龍南路交叉路口附近的小聚落,雖然沒有保留任何林爽文的文物史蹟,但無論是派出所或學校,都以「爽文」為名,至少說明了林爽文抗清失敗後,曾經流亡到這個小聚落。

如今的爽文聚落,最知名的產業莫過於老阿嬤手工製作的薑糖,以純正的天然黑糖加上山區自產的老薑慢慢熬煮而成的手工薑糖,不僅有新鮮的薑味,更有天然黑糖的芳香,也難怪會贏得許多人的喜愛。

爽文村之旁,就是同樣曾經出現在《彰化縣志》卷二〈規制志〉中的龍眼林,地名告訴我們這裡自古便是龍眼成林,直到今天,龍眼林的主要產業依舊以龍眼為主,除了每年夏季盛產的鮮果之外,龍眼林的桂圓乾也相當有名,聚落中甚至還建有十數口傳統及現代的龍眼灶,供村民在龍眼盛產時,輪流烘烤龍眼,以製成桂圓乾。

龍眼林最特殊的,莫過於社區自主成立的原生植物園,規模雖不大,但可以看出村人為了教導下一代,投入了許多的精力。

誰的「軍功寮」

從爽文聚落沿著龍眼林溪、漳平溪下到軍功寮溪,便可抵達現今的南投市,這條地勢平坦的小溪,卻是林爽文部眾和清廷大軍重要的對峙點,林爽文部眾怕清軍沿河而上,於是在爽文聚落建立營寨以為防守,清軍怕林爽文部眾借此出山,於是派遣重兵駐守,並且數度進擊林爽文的營寨,迫使得林爽文只得將全力撤守集集,最後流竄到鹿谷鄉的小半天,清乾隆52年(公元1787年)12月18日,福康安下令於四更天進兵小半天,雖被草深樹密的窄路險徑所阻,但仍奮力打死林爽文部眾二百餘人名,部眾眼見取勝無望,乃四處逃命,林爽文也徑自往北逃亡,台灣史上最大的民變事件,至此終告一段落。

林爽文事件平息之後,清廷大肆封賞,為了獎勵當初守在軍功寮溪,並數度追擊林爽文部眾有功的官兵,於是將駐兵之地附近的土地封賞給他們,這裡也就成了軍功寮。

今屬南投市軍功、東山二里的軍功寮,如今最知名的地方便是南投酒廠,歷經過九二一地震浩劫的南投酒廠,為了全力再生,不僅改成了觀光酒廠,更積極生產以水果酒為主的釀造酒,除了葡萄酒之外更釀製高級的荔枝酒、梅酒、蘭姆酒、威士忌及等十餘種產品。

南投酒廠附近,還有一家也強調純釀造的醬油廠,這家中型的醬油廠最大的特色是前庭擺滿的大型醬油這些都是為了讓黃豆天然發酵而準備的,此外,醬油製作的每一個過程,都以公開的態度接受消費者的檢驗,也難怪所生產的桃米泉醬油,很快就贏得許多人的喜愛。

北返台北新店捷運站解散

旅行結束了,我們將在南投上國道3號高速公路北上,想要沿途下車的朋友,請事先告訴我,以方便您在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下車,車行的最終點,是我們出發的台北新店捷運站。

【注意事項】

這次的「賊走路」旅行,是一趟重要的歷史旅行,二天時間大都以車程為主,不需要走太多的路,更沒有爬山的行程,歡迎年紀較大或小朋友報名參加。

【報名資訊】

【主辦單位】

台灣常民文化學會。

【活動名稱】

「2014劉還月的人文旅行【歷史探索】誰去過「賊走路」?──林爽文的兵敗之路與大坪聚落的隘丁寮」歷史探索學習活動。

【適合報名的朋友】

想認識林爽文歷史事件、中台灣拓墾、隘丁寮,地方產業、族群文化…等的朋友,但受限於小巴士座位的限制,只能接受二十八位朋友的報名。

【報名日期】

即日起受理報名,請早行動,以免向隅。

【報名方式】

我們只接受電子郵件報名,如果你想參加,最近三年參加過活動的老朋友,直接按FB(臉書)本活動的參加便可,沒有參加過活動的朋友,第一要務就是立刻將報名表E-mail到liu580220@hotmail.com信箱,如此才可能佔有名額;為了避免電子郵件遺失,報名後請用電話確認,若有其他問題,也請用電話連絡:劉還月的手機是:0958020220。

【旅行費用】

每人參加的費用4000元。

(以上費用包含遊覽車資、在地特色餐飲、講師費、司機小費、行政費、旅遊責任險及其他雜支…等。)

【繳費方式】

E-mail報名之後,請不要直接繳費,請等待收到劉還月回覆的報名成功及開始繳費E-mail信息後,按通知時間再行繳費(繳費方式連同報名成功及開始繳費E-mail信息一併報告)。

未在收到第一次通知後三日內繳費者視同棄權,名額由候補者遞上,謝謝您的配合!

【嚴格規定必備物品】

一、布鞋或登山鞋:我們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戶外行程全程禁止穿著涼鞋,並將在出發時檢查,若鞋子未符合規定,主辦者得當場退費,要求報名者無異議退出活動。

二、個人食具:包括碗筷、杯子等,在劉還月的戶外實察活動中,全程不提供個人餐具,忘了帶餐具的朋友,每餐應付免洗餐具費100元。

三、個人盥洗用具,無論住宿地點是否提供免洗式的盥洗用具,我們都禁止使用,完全是因為這些用完即丟的塑膠製品,不僅浪費,更是環境的大負擔,因此,請各位務必自備個人盥洗用具。

【建議攜帶物品】

一、活動地區的地圖(單張、整本或影印的都可以),並且養成隨時使用地圖的習慣,才能完全和旅行結合,更深刻感受到旅行的深度及廣度。

二、個人水壺(個人自備飲水,減少產生保特瓶)、防曬用品、輕便雨具、防蚊蟲藥及個人用藥…等。

【退費標準】

報名後七個工作日內通知棄權者,酌收行政費100元;報名後第八個工作日起通知棄權者,酌收行政費50﹪;活動前一個星期內通知取消者,恕不退費。

【報名手續】

由於有些朋友經常參加旅行,有些朋友第一次參加,為了因應不同朋友的情況,報名的手續也有所不同:

一、曾經在二年內參加過劉還月人文旅行的朋友,只要按FB上本旅行的參加鍵便可,無需再寄報表了。

二、太久沒參加旅行的朋友,除了按FB上本旅行的參加鍵之外,請留言告訴我您參加過那一次的活動,以利找到您的報名資料。

三、從來沒參加過劉還月人文旅行的朋友,除了按FB上本旅行的參加鍵之外,並請您務必將以下報名表完整填妥,再複製報名表(只要報名表便可),直接貼在FB上的私訊,或E-mailliu580220@hotmail.com信箱,劉還月收即可,只按報名參加卻不寄報名表的朋友,並未完成報名,我無法讓您參加我們的旅行,非常抱歉。

四、FB上有些人只是好玩而隨便按參加,卻完全不理會我的訊息,為方便管理,同時也避免讓較晚看到訊息的朋友誤以為額滿,我將在寄出訊息三天後仍未接到按參加者的任何回應,刪除您的參加並封鎖該人,請朋友們見諒。

五、一般我都在訊息貼出後一個星期左右,才會處理報名事宜,請朋友們耐心等候,第一次參加的朋友,寄出報名表後不妨用FB的私訊連絡一下,看看我是否有收到您的報資料,以免信件遺失,讓您無法參加旅行,謝謝每一位朋友。

【報名表】

〔201406劉還月的人文旅行【歷史探索】

誰去過「賊走路」

──林爽文的兵敗之路與大坪聚落的隘丁寮報名表

名:

別:

日:民國        月    日(辦理保險用)

身分證字號(辦理保險用):

電話(日):   (夜):     手機:

e-mail(所有相關連絡用,請務必填寫最常使用的e-mail):

通訊地址:

郵遞區號:

服務單位(相互認識用):

稱:

緊急聯絡人(辦理保險用):

關係:

緊急手機:

家用電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劉還月的避秦山 的頭像
劉還月的避秦山

劉還月的避秦山

劉還月的避秦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